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考社区 >

台湾老兵口述历史:戴笠最先截获日本偷袭珍珠

来源:www.ckexam.com  作者:中国财考网  时间:2018-02-08

1939年,随军服务团同部队转战潮汕一带开展抗日活动。洪老先生说,次年5月,经梁华盛将军介绍,自己报考黄埔军校,并一举考中,成为黄埔(燕塘军校)第十七期学员。参加随军团之前,洪淦棠曾经做了几年的私塾先生,文字表达功底尚好,在那个时代应属于文化青年了。

《台湾老兵口述历史》

原标题:台湾老兵口述历史(2)

纪实人生

他们是一群流落宝岛的国民党老兵。乱世飘零,谁知风雨归途?沧海微尘,谁问他们生死?枪林弹雨中,踏血奔命,直至故土渐远、亲情断绝。谁能体味这百万儿郎的旷世悲愁?

赵川著
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
“1938年下半年的一天,曾有共70多架日军飞机轰炸南昌,真是惨绝人寰!”洪淦棠他们这批来自广东的随军团,此时共有200多人,被分成4个小分队,一部分服务于由商震将军率领的第二十集团军,另一部分服务于吴奇伟将军率领的第九集团军。

老人说,当时,自己所服务的部队有一位广东籍的将军名叫梁华盛(广东茂名人,黄埔一期,后为蒋介石所倚重),两人后来成了莫逆之交,就是这位梁将军将洪淦棠引上从军救亡的征途。

减龄6年,考入黄埔军校

1939年,随军服务团同部队转战潮汕一带开展抗日活动。洪老先生说,次年5月,经梁华盛将军介绍,自己报考黄埔军校,并一举考中,成为黄埔(燕塘军校)第十七期学员。参加随军团之前,洪淦棠曾经做了几年的私塾先生,文字表达功底尚好,在那个时代应属于文化青年了。

报考军校那年,洪淦棠实龄已32岁,年龄偏大。

为了顺利报考入学,他灵机一动,将年龄虚报为26岁,一下减去6年。“那时没有身份证之类,年龄随自己报。”老人说,当时,自己所上的燕塘军校,属于黄埔军校(当时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)第四分校,校长是蒋中正,分校主任是来自广东海南的韩汉英。洪淦棠老先生说,当时军校的生活非常艰苦,经多次转移,从广东德庆到广西宜山,最后在贵州独山落脚。三年艰苦求学后,洪淦棠顺利毕业。

老人迄今清楚记得临毕业前发生的一幕——

那天,韩汉英主任亲自来找洪淦棠。他远远就喊:“你是洪大哥吧?” “报告长官,我不叫洪大哥,我叫洪淦棠!”

“我问你,你留校当教官好不好?”

“报告长官,我才疏学浅,怕难以胜任教职。” “想当官?” “不,我只想当军人。” “那很好啊,你想到哪个部队去呢?” “我军校毕业,立志报国,希望到一线部队去抗日杀敌。” “很好!作为军校毕业生,理应到前线杀敌。”

就这样,洪淦棠没有留下来任教。但是,命运却因为另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,发生了重大转折。

“戴先生”一眼相中,破格录取深造

当时的中国,内忧外患,国民党政权岌岌可危,“党国正值用人之际”。戴笠(戴雨农)这个“特务总头子”应运而生,并呼风唤雨,不可一世,其命运跌宕起伏,其人生之多姿多彩,迄今仍为学界和民间所津津乐道。洪淦棠同戴笠这个名字联系上纯属偶然。戴笠到学校,是要“伯乐相马”。他要为“党国”物色一批可造之材,用以培植个人势力,为抗战所需,更为蒋家王朝所用。

当年,戴笠被公认是蒋介石的左右手,掌管军统局,名声极响,提起他的名字人人都敬畏三分。他来军校物色人才,希望相中一批精英分子进行“深造”,组成高级参谋团,为战局服务——说白了就是从事军事情报搜集工作,直接服务于战场,以维护国民党的江山社稷。为了网罗“党国精英”,戴笠特设了一个高门槛,要求必须是上校以上官衔者才有资格入围。

许多学员慑于戴笠的淫威,又害怕到前线卖命,因此畏缩不敢报名。当时,洪淦棠仅是中尉军衔,不符合“深造”条件,就因拒绝留在后方当教官,而愿意上前线杀敌,被认为具有不怕死的革命牺牲精神,受到军校长官的好评。这一点恰好合乎戴笠的需要,于是,他一眼相中体格出众、血气方刚的广东仔洪淦棠,极力拉他入伙。就这样,本想到前线领军抗日的洪淦棠,阴差阳错成为戴笠一手培植的“军委会参谋班”特七期学员;未能如愿到前线杀敌为女儿报仇雪恨,却被送到陪都重庆受训。他的个人命运,也因此同戴笠发生了牵连。

“戴雨农少将是我们的班主任,他是军统局掌门人,我们都习惯性称他为戴先生。”在当时,因其行事极其诡诈神秘,又深得蒋介石的宠信,被视为一代奇人,为军情人员所仰视。在洪淦棠心目中,“戴先生”永远是一个偶像级人物。

经过严格训练,洪淦棠顺利结业,随后,继续被选送到陆军大学战教班(一期)深造。集训1年后,洪淦棠成为一名文武兼备的高级特工,正式成为戴笠手下的一员干将。他被分派到“军委会国际科”工作,专门搜集国际情报。基于战事需要,此阶段专门收集日本军情。与此同时,洪淦棠还兼任参谋班的教官。迄今,他只记得一个曾与自己一起共事的同僚,他是山东籍科长王汝桐。

“日本偷袭珍珠港,情报最先为军统局截获”

尽管年代较远了,可洪老先生提起戴笠,依然眼睛发亮,声音也立刻大起来:“戴先生真是一代奇人,提起他许多人都会敬畏,能在他手下工作,之前想都不敢想。”他回忆说,其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世界风云变幻,胜负之间谁也无法逆料,战局发展具有很大的偶然性,情报工作尤为重要,一个关键的情报甚至会扭转整个战局。

洪淦棠说,戴笠一生搜集到的最有价值的情报是“日本计划偷袭珍珠港”。当年,戴笠的情报网络遍布全球,可谓无孔不入。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也是因为这宗重大的情报未被采信——因美国人疏失,日本成功偷袭了珍珠港。

相关新闻

最后更新
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