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考名师 >

溪望收到匿名信,得知父亲是被谋杀

来源:www.ckexam.com  作者:中国财考网  时间:2018-02-06

原标题:溪望收到匿名信,得知父亲是被谋杀

求无欲 著

花城出版社友情提供

[内容简介]

一宗宗离奇诡异的惊天谜案不断汇集到省公安厅,为尽快处理这些案件,王者归来的“刑侦新人王”相溪望被公安厅长秘密招募,重新成立“诡案组”。小相如何侦破一桩桩诡异离奇命案要案?在诡秘案件的背后,等待相溪望揭开的还有怎样的真相?作者求无欲凭借该书成为了“悬疑新天王”,《诡案组》第一季已被改编成电视剧,将于年底隆重推出。

一名身穿整齐警服的年轻女警,于厅长办公室门前驻步,土里土气的蘑菇头下,是一张犹豫不决的脸庞。经过良久的思量,她终于下定决心,推开眼前这扇在她心中极其沉重的木门。

走进办公室后,她立刻向坐办公桌前翻阅文件的厅长敬礼,颤抖着声音道:“梁厅长您好,我叫月映柳,隶属于刑侦局,警员编号是……”

厅长没有抬头,目光甚至没有离开手中的文件,扬手说道:“直奔主题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报告厅长,我听说厅长打算聘请有‘刑侦新人王’之称的前刑警相溪望接管诡案组的事务,希望厅长能给我一个向前辈学习的机会。”映柳腰板挺直地向厅长敬礼。

“听说?听谁说的?”厅长狡黠地笑着。“这个……”映柳窘迫地低下头。

“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,既然你能打听到就证明你有一定能力,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。不过……”厅长欲言又止。

“我可以批准你加入诡案组,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让小相签下这份外聘合同,正式接管诡案组的事务。”厅长拿出一份合同递给对方。

“我一定会不负厅长所托。”映柳接过合同后,再次向厅长敬礼。

“执信公园出了宗命案,或许小相会感兴趣。”厅长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抽出一份档案。

映柳接过档案便急不可待地翻阅,随即一脸煞白,喃喃自语道:“死者疑似于真空状态下窒息而死……家属声称,死者是遭神灵杀害?”

自从哥哥相溪望失踪之后,妹妹见华未曾有过会心的笑容,现在终于又能挽着哥哥与他同行。相溪望带见华去了一家西餐厅。路上,他打开肩包,取出了一副墨镜戴上。

吃完美味的甜品后,溪望跟妹妹说:“你等我一会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溪望转身走向洗手间,当他消失于通往洗手间的过道,一个淡紫色的身影立即紧随其后。

溪望并没有进入洗手间,而是在门外挨着墙壁静心等候,等待那个从他步出家门便一直跟踪至此的淡紫色身影。当对方与他打个照面,并露出惊惶之色时,他便淡然笑道:“姐姐,你这身衣服真漂亮。不过淡紫色太显眼了,不适合跟踪和藏匿。”

来者愣了一下,溪望缓步靠近对方,将对方逼到墙角,对方蜷缩于墙角怯怯地回答:“我哪有跟踪你?我叫月映柳,是厅长派我来邀请你加入诡案组的。”

溪望摆了摆手,走向洗手间,“有劳柳姐回去跟厅长说,我暂时没有为警队效力的打算,叫他另请高明吧!”

“等等。”映柳把他叫住,“你是啥时候发现被我跟踪?”

“就在我戴上墨镜的时候。”溪望摘下墨镜扔给对方,“这玩意送你吧!以后要跟踪别人,最好别穿这身漂亮的衣服。”随即进入洗手间。

映柳慌乱地接住墨镜,拿起墨镜仔细观察,发现墨镜两侧竟然是单面反光镜,戴上后能起后视镜效果,可视范围达270度以上。也就是说,从对方戴上墨镜那一刻开始,自己就一直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。

“哥,你怎么去那么久呀?”见华委屈地拍打哥哥的手臂。

溪望歉意讪笑,放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,来电的是一名快递员,但对方送来的却不是他订购的东西,而是一个文件袋。

溪望挂掉电话,便皱着眉头:“厅长该不会把合同直接寄过来吧?”

兄妹两人匆匆赶回家,快递员已于门外等候多时,看见他们便取出一个文件袋让溪望签收。进门后,溪望将文件袋撕开,发现里面并没有合同,也不是厚厚案件资料,而是两张A4纸。其中一张A4纸上只印有一行字:你的父亲被人谋杀。

溪望看着这封只有一句话的来信愣住片刻,随即查看另一张A4纸。这是一张住院病历复印件,属于溪望的父亲相云博,主治医生的诊断内容为:患者在注射泥丸之后,病情已有明显好转,位于胰脏的癌细胞没有扩散迹象,肿瘤亦开始萎缩。应按照疗程继续注射泥丸……

病历的日期是十年前,父亲去世前三天。那时候溪望刚上大学,父亲为避免影响到他的学业,纵然身患恶疾仍不让他到医院探望,还一再跟他说自己的病情正在好转,不久之后便能康复出院。

父亲死后,溪望并未对其生前所说的话起疑,认为那只是父亲为安抚自己的学习情绪,故意撒下的善意谎言。此刻有病历为证,证明当时父亲的病情确有好转,不禁让他想起当中的诸多疑点。

父亲于午夜离世,溪望获悉这个噩梦般的不幸消息时,已是次日中午。他风风火火地赶回来,却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未能见上,出现在他眼前的除了不住啼哭的见华,就只有一盅尚未冷却的骨灰。

当年,自己虽然年轻,但说到底也是长子。按照本地的风俗,出殡队伍必须由长子带领。纵使父亲的离开非常突然,但也不该在长子不在场的情况下,草草送去火化……

“哥,发生什么事了?”见华不无担忧地问沉思良久的哥哥。

“没事,只是有些问题暂时没想通而已。”溪望收拾好包装盒等杂物后又道:“你待会就得回学校了,还不赶紧去把东西收拾一下?”“现在就去。”待妹妹关上房门,溪望便掏出手机拨打一组熟悉的号码:“嗨,兄弟,有时间替我办件事吗?”

听筒传出一把洪亮而粗鲁的声音:“你让我办事还用得着问我有没有时间吗?”

溪望没有因对方蛮横的语气而动怒,笑道:“我刚才收到一份同城快递,你替我查一下是谁寄来的。”“OK,把单号告诉我,我马上就让花泽跟发高烧去做事。”对方爽快答应。溪望将单号告诉对方后,坐在沙发上再度仔细查看刚才收到的匿名信。洁净的A4纸上就只有“你的父亲被人谋杀”八个字,不但没有署名,而且还是打印出来的,寄信者明显想隐藏自己的身份。不过对方似乎百密一疏,快递单上虽然没填写寄件人的资料,但收件人一栏上却写有秀丽的字迹,而且匿名信上还残留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。以上述两点判断,对方是女性的可能性不低。

这封匿名信到底是谁寄来?对方又有何目的?

相关新闻

最后更新

热门新闻